嗨|我爱你|你若安好|便是晴天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恋爱日记

正要刷卡进门,门突然打开,然后一只手将我直接拽了进去!下一秒

时间:2017-11-24 15:03:38来源:恋爱日记 作者:晟丰小编 阅读:73次
 

进门请刷卡图片

进门请刷卡图片

正要刷卡进门,门突然打开,然后一只手将我直接拽了进去!下一秒,火热的吻就密密麻麻地落到了我身上,我拼命推着。

“别碰我,不然我一定告你!”我趁他脱衣服的时候,想跑,却瞬间被拽回.......男人一句话都没说,却让我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绝望,当他进入我的那一刻,我认命了。

本来以为这一切很快就能结束,但我没想到那个男人的体力竟然那么充沛,整整折磨了我一个晚上。

等我醒过来的时候,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。

我拖着酸软的腿去冲了个澡,磨蹭到中午快十二点才回家,结果刚进门,就看见婆婆拉长的脸。

“林爱,你怎么回事,明明答应我们去酒店,怎么又反悔了?今晚一定要去,好不好?”婆婆王余华耐心地哄着,生怕我再跑了。

我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。

昨天晚上那个居然不是他们安排的?我一下子就蒙了,那那个男人是谁?不敢回答婆婆的问题,我直接躲进房间关上门,心里一片恐慌。

那个地方,我不会再去,也不可能再去了!因为我的不配合,程明直接不回家,而婆婆也整日指桑骂槐让我难堪。

而我整日踹踹不安,不知道应该怎么办,如果真的怀孕了怎么办?我要怎么解释?一开始我还抱着侥幸心理,直到我的大姨妈没有在该来的日子来,我这才慌了神,偷偷摸摸买了一盒验孕棒。

两条杠没有带给我任何的欢乐,反而如同一只无形的手,狠狠地掐着我的脖子,让我不能呼吸。

婆婆见我在卫生间呆的时间太长,走进来一看,立刻就欣喜若狂,“小爱你怀孕啦!你这孩子一直不说实话,让我跟着瞎担心!”她转身立刻给程明打了电话,程明很快赶回来,让我又测了一次。

程明拿着两条杠的验孕棒,一边看我的肚子,一边露出奇怪的笑容。

看着婆婆和程明兴奋的样子,我悬着的心也跟着慢慢落地,也许这个孩子真的可以改变家里现在的气氛,而我也能和程明永远在一起。

我不停地给自己催眠,那天晚上什么事情也没发生,这个孩子就是程明的。

程明担心我的身体,让我在家安心当个孕妇,公司的事情,都交给他来处理。

本来我觉得没什么,可直到我的助理朱萌打来电话,我才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。

当初我跟程明注册公司的时候,法人写的是我,但是现在法人变了,并且我连股份都没有,而这件事从头到尾我一点都不知情。

而且,为什么在我不在场的情况下可以变更法人?最关键的是朱萌告诉我,程明居然在公司里和赵茹出双入对!这是巧合?还是预谋已久?我气得晚饭都没吃,也没注意到晚饭早就从丰盛变成了敷衍了事。

婆婆的热情也明显下降,然而我根本没注意到这些变化,还以为是我孕吐得太厉害,导致婆婆不开心,不想做菜。

程明回家越来越晚,这一夜,我强忍着等到晚上两点,终于看到了他。

“程明,我们谈谈!”“没什么好谈的,林爱,法院的传票明天就会送到你手上。

你背着我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滚床单是不是很爽?难道你还指望我帮你养着这个野种?”程明看着我的眼神十分阴冷。

跟别的男人在一起?野种?我的脑子一下就懵了,这明明是他们求我去睡的,现在居然反过来咬我一口,“你混蛋!你是不是早就打算好要跟我离婚,要让我净身出户?”程明冷笑看我,“是又怎么样?你肚子里的野种都成了铁证!”“所以你跟赵茹是真的在一起了!”我歇斯底里地喊着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他们一家人要这样算计我。

“我跟谁在一起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现在给我戴了绿帽子。

这婚必须离!”程明撕破了面具之后,连骗我都不愿意了。

之后程明就和听见吵架声从房间出来的婆婆一起走了,至始至终没看过我一眼。

传票确实很准点地送到了我手上,十天后开庭。

赵茹的电话紧随其后,“林爱,我的好师妹,等你离婚后,一定要来参加我跟程明的婚礼哦!顺便告诉你一声,我们的孩子快五个月了!”还没等我骂过去,那边直接挂断,气得我直接将手机摔了。

她能怀孕,那就说明那检测书是假的,程明这个混蛋,别想好过!我立马去了工商局,果然明爱有限责任公司已经变成了明茹有限责任公司,法人是程明。

我按照司法程序报案,法人变更,跟股权变更,这里面存在着欺诈行为。

工商局那边建议我寻找更多的证据,这样才能够站在有利的位置。

公司那边的人,打了几个电话都被直接挂掉,要不然就是推诿。

人走茶凉,谁又肯出来为我作证呢?胃里突然一阵恶心,我撑着路边的电线杆,想吐,结果下一秒却眼前一黑,直接晕了过去。

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,病床前还坐了一个男人。

是他!居然是他,那天晚上的那个男人!“你怀孕了,营养不良加低血糖,所以才会晕倒。

”“我是雷蒙。

”“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。

”“谢谢你救了我,不过我不认识你,谢谢!”我掀开被子,就要出院,没什么好谈的,这孩子我也不打算要。

“帝豪大酒店,11月11日的事情,相信林小姐没有这么快忘记。

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,不知道你现在想起来没有?”雷蒙拉住我,低下头在我的耳边轻声说着。

那灼热的呼吸,让我想起了那个晚上的欢愉,可是那也是我耻辱的开始,“我有家,有丈夫,这个孩子跟你没关系!”“林爱,明爱公司之前的法人,被丈夫起诉离婚,理由是林爱出轨并且怀上情夫的孩子。

”我还没来得及反应,雷蒙又说:“我不会强迫你跟我走,现在你有两个选择,第一,打掉孩子,然后从此活在仇恨中,然后看着他们秀恩爱打击你,享受你这么多年的劳动成果。

第二,把孩子生下来,选择让我成为你的后盾,想怎么收拾他们就怎么收拾,甚至是,让所有欺负你的人一无所有。

”对现在的我来说,第二条的诱惑是无法形容的。

我怎么能甘心努力经营的一切被程明跟赵茹就这么毁了?但是给陌生人生孩子,这点,我也没办法接受。

雷蒙坐到茶几边上,开始泡茶,整个人仿佛就是那画卷里的美男子,他在给我时间考虑。

“为什么找上我,那一晚你似乎本来就在等人。

”当时我虽然喝了一点酒,但是也清楚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。

雷蒙递给我一杯茶,“那晚我被人算计了,然后你出现的正好,就这么简单。

所以现在,我需要一个孩子,而你需要报仇,我们合作,各取所需。

”“雷总,你应该不缺女人,更不缺为您生孩子的女人,既然是误会,何必还要这孩子呢?”当他说出雷蒙两个字的时候,我就知道他这样的人我高攀不上,雷氏集团的总裁,全城少女哭喊着要嫁的钻石王老五。

本能地怀疑跟排斥他究竟有什么目的,我警惕地看着她。

“你在担心什么?我能图你什么?我只是不希望雷家的血脉外流。

”雷蒙对我态度不怒反而笑了。

“我——”找不出来反驳之词,我有些落败。

“考虑好了给我打电话,千万不要擅自打掉,否则后果自负。

”雷蒙递给我一个名片,上只有一个电话,没有任何头衔,看得出来是私人电话。

握着名片,我点点头,“既然雷总都将我调查得这么清楚,想必我做什么也都在你的掌控之下,我想问孩子生下来之后呢?”本来我就是福利院出来的孤儿,孩子在一定程度上就是我的亲人,唯一的亲人,如果我要生下他,就一定不会让他离开我。

“我不会让我的孩子没有妈妈,签完合约你需要马上搬进我的别墅,由专人照顾你的饮食起居,酒自然是不能再喝。

至于其他的,你不用担心,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。

”雷蒙的话一下子将我担心的所有事情,全都解决。

但是我不能贸然答应他,能坐稳他那个位置的人,不可能那么简单。

“我想想。

”雷蒙倒是没逼我,只是临走时突然说了一句,“我这边有你想要的证据,你可以拿过去开庭用!”“不用了!”我下意识地回绝,这个时候拿了他的证据就等于达成协议,就必须要生这个孩子了。

我不愿意卖孩子要证据!我在医院住了几天,雷蒙给我请了一个护工,每天好吃好喝的供着,出院的时候我胖了不少。

我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包了程明和他妈所有的东西,叫来一个收废旧物品的人,卖了五十块钱。

房子一下子就空了许多,我坐在沙发上有些意味难明。

这套房子是我婚前自己买的,现在看来可能是我唯一能够留下来的财产了。

开庭那天,对方律师一直抓着我婚内出轨这件事翻来覆去的说,而我的律师因为没有证据节节败退,最后只能想方设法多争取点财产。

其实这些都没有意义,程明能设这么大一个局,不可能没考虑到这些。

法官当庭宣布我净身出户,我们的共同财产明明有几千万,现在却变成了一百万,人家还人道补偿我十万块钱。

我很平静,甚至是面带微笑地接受了这个结果,当年我能帮程明从一无所有走到现在,我也能够彻底毁掉他,毁掉明茹有限公司。

我以为程明和赵茹早就走了,没想到出来的时候他们还在,赵茹看见我,立马朝我走过来。

“林爱,我警告你,以后离我们家程明远一点!”原来是在等我。

“赵茹你得意什么?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!不过就是我穿破的鞋子,既然你喜欢,那就好好收藏着!”我林爱就算是再落魄,此刻也要骄傲地活着。

“你个贱人!”赵茹一愣,举着手要来打我,我自然不可能乖乖被她打,但我没想到程明在中间拦了一下,那一巴掌最后还是抽到了我脸上。

“林爱,她都怀孕五个月了,你让着点不行吗!”我反手一巴掌抽在这个人渣脸上,“我凭什么让,程明,你现在在我林爱面前就是一坨狗屎,这是个贱货,我凭什么让!你又有什么资格让我让!”“你居然敢打我男人!”赵茹看着程明被打,跳着要过来打我,程明赶紧抱住她,赵茹在程明怀里不停的扭着,想要挣脱出来。

我走过去左右开弓,直接还了她两巴掌,“赵茹,看好你的男人,不要再来招惹我,否则我光脚不怕穿鞋的,公司所有的客户,我给你们一锅端了!”说完我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,坐上去之后给雷蒙发了条短信,“我接受你的提议。

”回家之后我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。

“砰砰砰!”门被敲得震天响,我皱着眉头打开门,居然是前婆婆王余华,还有程明的妹妹程萱跟赵茹。

“让开!”门打开的瞬间,王余华直接挤开我,然后小心翼翼将挺着肚子的赵茹迎进门,“茹儿,你慢一点,这可是我们程家的金孙,不像有些人肚子里的是野种!”“就是,林爱,赶紧将我哥跟我妈的东西交出来,我还有电脑留在这,一起拿过来。

”程萱也是一点没客气,坐到沙发上,拿着水果就吃。

赵茹笑看着我,脸上的红印还有几分,不过此刻却好像抹了胭脂似的。

“这是我的房子,如果有垃圾,那自然都扔了。

”我直接去厨房拿了根擀面杖,“我们一对三,要不要比试比试!”“林爱,你打了我,还想打妈吗?她可是你叫了五年的妈!”赵茹站起来,故意挡在王余华的面前。

“茹儿,你的脸是林爱打的?”王余华一听赵茹的脸是我打的,立马跳脚:“林爱你这个贱人!怀了野种还敢放肆,看我今天不打死你!”王余华已经没有了以前那一口一个小爱的慈祥样子,此刻完全就是一个老巫婆。

“野种?你儿子床上不行,我当然怀的是别人的孩子,至于她肚子里那个,你还是好好查查吧!”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王余华是个泼妇?不过好在离了。

王余华被我讽刺得老脸通红,上手就要来打我,程萱也跟着一起来,我就算有擀面杖也不是她们的对手。

那个老巫婆的脚直接冲着我的肚子踹过来,我被程萱拉着根本动弹不得,心想着这一脚下来,孩子估计是保不住了。

闭上眼睛等待,想象中的疼痛却没有来,取而代之的是老巫婆和程萱的惨叫声,我睁开眼睛就看着雷蒙面无表情地站在那,我惨笑着,“真巧,每次最狼狈的样子都被你看见!”“是挺狼狈的,不过不影响,一会儿带你去孕检。

”雷蒙看着我,笑眯眯的开口道,可是背对着那家人站在那,就给人一种压迫的威严。

从身高,身材,外貌,衣品都彻底地将程明给秒杀,程萱跟赵茹见到他,那眼睛立刻就亮了。

“雷总,怎么会是您?”程萱大吃一惊,对于A城所有的王老五,她都是烂熟于心,就渴望有一天能够嫁入豪门。

雷蒙可是王老五的榜首,怎么会跟林爱认识?只可惜雷蒙连看都没看她,“这些人你打算怎么处理,擅闯民宅,打碎物品,需要报警吗?”“报警!必须报警!”“什么民宅,这是我儿子的家,林爱你这勾搭男人都勾搭到家门口来了!”王余华被程萱扶着,不敢再动手,嘴里却依旧不干不净。

“这房子是婚前财产,跟你儿子没关系,手伸这么长也不怕拧着。

还有,我跟程明已经离婚了,我现在也不想说什么,法院怎么判就怎么做吧。

但是今天的事儿,得另算。

”我转过头看着雷蒙,“雷总,麻烦您帮个忙给警察打个电话,处理完了我们去孕检。

”果然就如雷蒙所说,就算我躲在家中,他们依旧会找过来,不放过我。

“雷总,您是不是误会了,林爱的作风可不好,这还没离婚就跟几个男人不清不楚,我们公司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!”赵茹看着雷蒙对我的不同寻常,那嫉妒的小火苗在燃烧着。

“这位女士,你要是再污蔑我女朋友,就等着收法院传票。

”雷蒙打完电话给派出所,就扶着我坐好,然后冷漠地盯着赵茹。

“报警,谁怕谁?我儿子有的是本事,林爱就是个破货,我儿子不要的破货。

”王余华完全看不清楚情况,女儿跟媳妇都在讨好这男人,她居然还能这么自在的说出这些话。

“你太吵了。

”雷蒙伸出一只手指,放在嘴唇中间,警告地扫视对面三人。

完全是犀利的眼神!王余华竟然就这么被吓住了,也不敢再蹦跶,但还是瞪了我一眼。

我忍不住地笑出声,“蒙,你这样,会宠坏我的!”程萱那恨不得代替我的样子,让我更是觉得选择合作是正确的。

警察很快就到了,看见雷蒙,简直称得上是点头哈腰了,什么也没问直接把那四个人带走了。

“谢谢雷总,每次都麻烦您!”见没有外人在,我拉开了跟雷蒙的距离。

“林小姐这招过河拆桥用的真是熟练啊。

”雷蒙这话带着三分暧昧,人又靠近一些。

我情不自禁往后退了半步,转移话题,“雷总,合同律师拟好的话,今天就可以签!”“先去体检,确定孩子安全无虞,再签。

”雷蒙自动拉开三步距离,话语中也带着几分疏离,仿佛刚刚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他。

我跟在后面都能感觉到冷气,上车后他没有再说话,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,气氛怪怪的。

就在这个时候程明给我打来电话,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居然接了,然后对面就炸了,“林爱,你个蛇蝎女人,你居然报警抓了她们三个,还有没有良心?这些年,我真是看错你了!”“良心早就被负心汉吃了。

不过你真的确定赵茹肚子里的是你的种吗?”说完这句话我立刻挂掉了电话。

程明是一个非常多疑的人,听到这样的话,肯定会去查。

赵茹根本就没有表面上那么单纯,背后男女关系很混乱的。

“前夫的电话要少接,注意胎教!”雷蒙冷飕飕地飘过来一句话,伸手拿走我的手机拉黑了程明。

这真是为了胎教?“雷总,我应该还有基本的通信自由吧。

”即便我跟程明再多的仇恨,那也属于个人恩怨,跟这场合作无关吧!雷蒙没说话,却突然靠近,在我的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,吓得我绷直身体不敢动。

没有烟酒味,带着一丝丝的薄荷味,很好闻,而且对他的吻,我并没有反感。

“我会理解为你很期待我继续吻你!”雷蒙说完不等我反驳,直接撬开唇齿,长驱直入,一个吻居然能够让我手脚发软,心跳加速,真的如水一般。

我跟程明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过这样激烈的时候,更别说因为一个吻失控,这让我不由地怀疑这些年的感情。

“我的孩子不能跟其他男人接触过密!”雷蒙虽然是笑着说,却带着不可拒绝。

这个理由,勉强成立吧。

“雷总,这合同得加一条,您不能随便,随便——!”骚扰我,可是这三个字,我却说不出闻言,雷蒙再次凑近,我的呼吸都跟着紧张起来,“随便什么,这样?还是这样?”一个吻,还有那手——我被闹了个大红脸,要知道程明在我面前那属于非常正经的人,从未有过这样轻浮的举动。

雷蒙明明看起来很正经,为何坐上车,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就像是变了一个人。

“雷总,您要是再这样,就不谈合作了!”我有些怕,怕我自己的身体先投降。

难道是怀孕后,太过于敏感吗?一定是这样的!雷蒙笑了两声,不再说话。

车停在本市最大的私人医院,下车的时候,我腿都有些发软,雷蒙一把扶住我,在我耳边说,“你这样我会想歪的!”“我腿抽筋!”我没好气地说道,赶紧推开他。

检查的时候我也非常紧张,直到那“咚咚咚”的声音,从我的肚子上传出来。

“宝宝六周了,胎心很稳,很健康,恭喜二位!”医生的话,让我一下子蒙了,难道这就是孩子的心跳声吗?多么神奇的事情,这里面有了我的孩子,现在都已经有心跳声了。

摸着肚子,很后悔当初还有过流产的念头,幸亏克制住,即便没有雷蒙,再苦再累,这个孩子我也会生下来的。

转头就看见雷蒙在那认真听着医生说的一些注意事项,滋生出一些感动。

哪怕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感情,但是雷蒙对这孩子的重视,都让我很欣慰。

“林爱,这就是我们的孩子!”雷蒙兴奋地拿着B超单上那小小的黑影递给我看。

好小好小,想着几个月后会变成一个健康的胎儿,我也有些激动,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,眼泪不由自主地就流下来。

“雷蒙,我以后……不想和孩子分开,行吗?”我想到孩子以后归雷蒙,就为了复仇,我的内心就非常痛苦……由于篇幅有限,本次仅连载到此处,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!点击下方看全文。

↓↓↓↓↓↓》点击这里继续阅读未删减全文,后续更加精彩内容不可错过《

相关阅读

一个老人,大概是他奶奶,佝偻着背,迟他两步进门。这个年纪

一个老人,大概是他奶奶,佝偻着背,迟他两步进门。这个年纪的男生精力无比充沛,嗓门又大,进门后就一直尖声尖气地叫嚷着自己要吃汉堡。我

晒晒我的新家 很温馨 !一进门满满的幸福感!!有钱

晒晒我的新家 很温馨 !一进门满满的幸福感!!有钱谁都知道装修,可是我们上班族就不一样了,每月的工资就那么多,买了房每月还得还房贷,手头

岳父看见女儿的一只手打着夹板,就问她怎么了。女儿悲愤

岳父看见女儿的一只手打着夹板,就问她怎么了。女儿悲愤地说:“家暴啊!手骨折了。”这可把岳父心疼坏了,他愤怒地对女婿说:“你用哪只

我家超市还有麻将桌。还有一个在我家打麻将我去厕所他

我家超市还有麻将桌。还有一个在我家打麻将我去厕所他也去了,很尴尬,但是他不知道我去厕所今天又见他了尴尬死了。

失败时有人伸出一只手来为你擦泪,会好过成功时无数人伸

失败时有人伸出一只手来为你擦泪,会好过成功时无数人伸手为你鼓掌。下辈子,我想当一条鱼,只有三秒记忆,记不起难过的事。你要努力,你想

分享到:

栏目导航

推荐日记

热门日记